(第七章)联合作战(1 / 2)

黑色的身躯在绿色的树林里不由得增添几分显眼,但此时此刻,一种带给人观感上与视觉上的盛宴正在悄然降临。

座舱当中所感受到那轻微的晃动早已经在多次的训练中习以为常,飞机缓缓滑行至起飞跑道准备升空。

歼11b型号战斗机缓缓脱离机场联络通道,苏皖清通过驾驶舱内的操纵杆进行纠正航向位置成功对准滑行道。

庞大的歼11b在烈日下尽情的张扬着自己优美的身躯与淡灰色的机体涂层,发动机高声刺耳的音浪在向高空中的敌军战机宣告了一个铁定的事实。

死亡,淡灰色的死亡正如同一把磨亮的大刀正在敌人无可察觉的颈脖后高高悬起。苏皖清的右手握住操纵杆,另一只手轻轻搭在油门上时刻准备起飞。

“塔台塔台,洞幺请求起飞”

此时此刻的塔台,在苏皖清的报告完毕之后迅速对飞机状态,飞行员状态以及上空天气状态进行判断决议,最终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洞幺洞幺,我是塔台,允许起飞,起飞后爬升高度300,修正场压至标准水平。”

随后,苏皖清向四周快速张望了一下,先是用脚踩住刹车,一时间就像是快要脱壳金蝉,又像是箭在弦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毫无疑问的透露出百感令人窒息的杀气。

“v1抬轮”

在这杀气之中,苏皖清推动节流阀,在一瞬间几乎达到军用推力标准的那一刻松刹车,飞机开始在滑行道上以飞快的速度进行助跑。

此时此刻,正如同逆流而上的锦鲤,周围的一切又仿佛在此刻间沸腾了。

震耳欲聋的噪音肆虐周边,但是在座舱里却格外的安静,苏皖清在安静中猛开加力,看着绿色投影上的数字成百的向上增长。

滑跑距离足够后,苏皖清在稍显安静的座舱里呼了口气,微微操控操纵杆使其机头向上抬起,此时此刻,这架庞大帅气的“侧位”在发动机的强力推动下升上了久违的天空。此时此刻,在抬杆之后,飞机以最快的速度达到了v1决断速度,在这种情况下大于该速度则起飞不可终止。

飞机很快处在离地阶段,此时此刻当飞机离地已有9米左右的同时。

接到命令的苏皖清操纵战斗机成功将起落架收入飞机中,于此同时飞机开始迅速进入爬升状态,同时达到v

速度标准状态。

战斗机迅速爬升,向地面部队传递出一个准确的作战信号。

一时间,来自南部战区的机械化部队与装甲部队将在南缅荒漠中展开进攻,奔驰而来的96b将金色的黄沙化成一道令敌人无可奈何的黄金盾牌,发动机的沉重轰鸣在每个士兵的耳旁留下令其深刻的记忆。

庞然大物,钢铁的身躯在这一望无际的荒漠当中以一种王者般的姿态向前方奔驰而去,沙漠色的数码迷彩在烈日炎炎的正午犹如金色的战甲,向世人展示着自己的威武。

履带碾压过枯草,伴随着室外炎热的高温,吴正夕正一口一口的在坦克驾驶舱内喘着粗气,只见她粗糙的双手时刻握紧方向盘,略显黝黑的面容依然在战场上十分秀气。

“重点打击碉堡,如果身体不行的话,战后就去后方吧。”刘婉有神的双眼正通过车长目视镜观察着前方的一切,显得威风凛凛英气十足,尤其是她那平时专注有神且带有杀气的双眸就好似画龙点睛之绝笔,而那强而有力的双臂突出了整个人与其他女兵与之不符的强壮身材。

“陆航团会在我们的上空保证不会被敌军的直升机飞头,虽然有gl5,但也请小心。”炮长位,端正的坐姿令她的气质与两人相比十分中和,同样有力苗条的身材令人眼前一亮,可以堪称魔鬼级别。

沾满了灰尘的脸蛋仍然泛着微红,只见她沉稳的观察着前方的动向,话不多说但句句都是重点。

“不许说方言……”

奔驰的坦克最不敢也最不想涉足的雨林中,三个熟悉的身影正抬着一门迫击炮急行军奔向预估阵地,而此时此刻间那门82㎜迫击炮正在由三个人抬着。

身后的两个姑娘累的气喘吁吁,而刘伊七则恨不得让她们快点前进,只见她一再加快急行军速度直至极限,两个人也只是愁眉苦脸的继续奔跑前进着。